牙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企利润下滑不必过分担忧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9:19 阅读: 来源:牙膏厂家

国企利润下滑不必过分担忧

财政部网站近日发布消息,2014年1至9月,纳入统计范围的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以下简称“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351496.6亿元,同比增长4.9%;国有企业利润总额18504.8亿元,同比增长5.9%。  统计显示,2014年1—9月,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利润总额和已交税金与上年同期相比仍保持增长,但增幅下降。汽车、机械等行业实现利润增幅较大,煤炭、化工等行业利润降幅较大,有色行业仍未摆脱全行业亏损。

大环境下利润下滑  各行业“冷热不均”  在我国整体经济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国企营业总收入与总利润同比增幅均持续放缓。  2014年1—9月国企营业总收入约35万亿元,同比增长4.9%,较1—8月下降0.6个百分点。1—9月,国企利润总额约1.85万亿元,同比增长5.9%,增速较1—8月大幅下降2.1个百分点,与去年同期10.5%的利润增幅相去甚远。其中,中央企业约1.4万亿元,同比增长7.1%;地方国企4853.8亿元,同比增长2.6%。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朱善利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期,尤其在国家限产、限能的一些行业里,企业利润下滑属于正常现象。其次,我国的国有企业中有很多资源、能源型企业,而目前整个国际市场上包括原油、有色金属、黄金等大宗商品价格都在下行,我国国有企业在这些行业里所占比重比较大,也难免受到影响。此外,从整个国际经济形势看,欧洲经济复苏态势不稳,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导致中国企业在销售收入方面也受到影响,而成本又没有相应地降下来,所以利润下降。这是造成1—9月国企利润下滑的两大主要原因。  “现在不能期望太高了,经济增速处在下行区间的时候,这个利润已经算很高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仲继银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分行业来看,各个行业盈利情况明显“冷热不均”。据财政部数据,1—9月,汽车、机械等行业利润增幅较大;煤炭、化工行业利润降幅仍较明显;有色行业仍未摆脱亏损。  究其原因,仲继银说,这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特点,不管是经济下行还是上行,都是靠近原材料的一端波动幅度比较大。汽车、机械行业属于制成品这一端,包含一定的技术含量,相对波动幅度小,抗危机能力强一些。经济上行的时候,钢材、煤炭等会短缺,造成价格暴涨,行业利润就高;下行的时候,原材料价格会率先下滑,幅度也更大,而制成品这一端下降幅度小,因为它离最终消费品更近,需求稳定,波动比较小。  朱善利认为,如果上游的原材料价格下跌,下游使用这些原材料的制造业利润就会增加,因此,从数据中看出,煤炭等原材料利润降幅明显,汽车、机械等行业实现利润增幅较大就不难理解了。  数据还显示,1—9月,在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4.9%的同时,国有企业营业总成本同比增长5.2%。在当前大环境下,未来国企利润是否会进一步收窄呢?  在仲继银看来,未来国企利润还将收窄,实际上,在“新常态”下,5%—6%的利润率应该令人满意,这与现在我国整体经济形势相符,我们不再追求过去的高歌猛进,而是回归正常的增长路径。  朱善利则认为,如果非国有部分增长很快,那么国企利润下滑是不必担心的。要把经济搞活,实现国家经济增长才是重要的,而不是一定要鼓励国有企业的增长,国企挤压民营企业未必是好事。  “在国外,很多国家的国企都是亏损的。一些社会需要但市场不愿意经营的行业才由国家去经营,而能够盈利的,就让市场上其他企业来做。国外的模式并不一定适合我们,但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借鉴。”  朱善利说,从经济全局来看,我国的国有企业需要进行战略性改革,有一些竞争性行业,包括一些垄断性行业应该或可以放开让民营企业参与进来。从国内外历史来看,民营企业的效率要比国有企业的效率高一些。  “战略性地放开是可以的,没有必要保留太多纯国有企业,或者国企控股的企业,它只要参股,让它的资本增值就可以了。”朱善利对记者说。  化解产能过剩须坚持政策导向  值得注意的是,各行业盈利情况的“冷热不均”也反映在钢铁、有色金属等行业中,产能过剩的情况依然严峻,而国企正是目前我国产能过剩的“重灾区”,这些企业的转型升级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近年来,在我国工业经济领域多个行业中,持续蔓延并加深的产能过剩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之“殇”。2013年10月15日,《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发布,将改革重点锁定在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等五大严重产能过剩行业,并规划未来五年化解产能过剩的“路线图”。  从目前的严峻形势来看,5年时间是否能充分化解产能过剩呢?  仲继银表示,这取决于政府贯彻政策的决心。某一产业淘汰过剩产能,一定是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效率低、附加值低的企业会率先被淘汰。只要政府有决心,以货币政策逼迫产能过剩的企业转型,5年化解产能过剩是没有问题的。而实际上我国现在7.3%的经济增速仍然是相当高的,坚持这种宏观政策导向,不必害怕经济增长率的下降。  朱善利则认为,逼迫产能过剩企业转型升级,需要有一些制度方面的保证,包括惩罚性措施,此外,国家在产业转型的过程中应增加对高新技术产业的鼓励措施,光喊口号,企业不会真正去转型。  “如果措施到位,5年化解产能过剩是有可能的,但我不是太乐观。”朱善利说,近期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出现松动,向市场释放流动性,一旦市场上投资和融资成本比较低,产能过剩的行业有可能会恢复生产,因此国家必须要鼓励技术创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