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记者体验在基层穿着冰雪铠甲一干几十分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2 17:42:35 阅读: 来源:牙膏厂家

记者体验在基层:穿着“冰雪铠甲”一干几十分钟

上水工们为列车加完一次水,弄了一身冰,没等衣服变干,就得再为下一趟车加水

大冷的天儿,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的,还可能觉得冷。若每天不时要被凉水、雨水浇成的“冰雪铠甲”覆盖的话,又该是啥感觉呢?牡丹江火车站的铁路上水工便时常经受着这种考验。11月23日,我市迎来了入冬后的首场大雪,记者也在这天体验了一下铁路上水工的艰辛。

上完一趟水 急忙烤衣服

当天,记者来到牡丹江火车站时,铁路上水班组工作人员刚给一趟旅客列车加水回来。一进屋,他们顾不得抖下身上的积雪,而是步调一致的冲进了锅炉室,三下五除二地把已冻成壳的外衣搭在锅炉上,喝了一口热水后,才开始张嘴说话。

班组长徐晓峰说,班组刚刚在外面工作了近半个小时,只能休息不到10分钟,就得接下一个活儿了。这样的冷天,大家的衣服在外面不到几分钟就能被水冻上,站在雪里更冻人,所以,一完活便都抢着用锅炉焐热一会儿。不过,每次间隔的时间太短,大衣根本干不了。再开工时,衣服还是湿的。

徐晓峰说,穿湿衣服,这还不是最难受的。难受的是,汗水也成了“黏合剂”,那才煎熬呢。给列车上水都是力气活,要从管道井里拽出十多斤重的橡胶水管,有的接口松,还要有人扶着,几分钟下来,身上就全都是汗,贴身的衣服湿了,外衣也冻成了壳,那感觉,真是难以言表。

列车“喝”饱了 工人冻透了

当天下午,记者跟着上水班组开始上工。刚从休息室出来,迎面冻脸的风夹着雪就打到身上,记者虽穿着羽绒服,可还是觉得挺冷。刚走到列车旁,鞋面已全粘满了厚厚的雪。

来到了工作地点,在几厘米厚的雪中,工人们先把井盖清扫出来。然后半趴着,在管道井口把水管拽出来,两只手拽着往列车的上水口处走。记者原以为这是很轻松的事,可没想到,托出来的水管有十多斤重,没走几步,水管上的水就蹭到衣服上,立刻结成了冰。而从管道井走到上水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况且,铁路线因周围没有遮挡,风明显要比市区大,迎面的雪让人几乎张不开眼睛。刚给一节车厢供上水,记者和工人们的身上便落满了雪,有些融化到脖子里,冰凉冰凉的。

徐晓峰告诉记者,牡丹江站白天有10趟旅客列车要加水,晚上更是达到19趟车。最长一次,要连续在外面工作40分钟。即便穿着厚厚的大衣、羽绒服,有时晚上工作完往休息室走,也会冻得直哆嗦。这还是正常情况下,若高压水流把水管口崩开了,工人身上立刻就全都是水,那真称得上是“冰雪铠甲”了。

(责任编辑:李冰冰)

广州睿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铭宸对外贸易有限公司

深圳市邦仕凯电子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