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2岁手机喷胶工突然晕倒昏迷两月涉事电子厂未回应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4:23 阅读: 来源:牙膏厂家

22岁手机喷胶工突然晕倒昏迷两月 涉事电子厂未回应

昨日,刘广明的母亲在病房里安抚昏迷的儿子。新快报记者 毕志毅 摄

至今一直靠输液维持生命,治疗费已耗20万仍查不出具体原因

新快报讯 记者 阮剑华 实习生 马睿 葛晶 报道:湖南小伙刘广明已经昏迷两个多月了,还没有苏醒的迹象,医生甚至连他为什么昏迷都还没查出来。家人举债20多万元,却仍很可能无法挽回他的生命。刘广明是在工厂宿舍突然晕倒的,出事至今,工厂只垫付了3500元。家人称,刘广明在厂里从事胶水喷淋工作,平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怀疑昏迷与之有关。

吹头发时突然晕倒

刘广明是湖南衡阳人,今年22岁,在广州读完中专。半年前,他来到白云区永平街东平村华泰电子厂上班。

今年1月14日凌晨,哥哥刘广清接到厂里电话,称刘广明晕倒了,被送到东仁医院抢救。赶到医院时,刘广明已经病危,刘广清按照医生建议,紧急将弟弟转到了南方医院。经过抢救,刘广明的命保住了,可是一直昏迷不醒。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弟弟为什么会晕倒,他的身体一直很好。”刘广清说。依照厂里的说法,1月13日晚10时30分许,刘广明在宿舍跟两位同事喝了点酒,洗澡吹头发时突然晕倒。

喷胶工作不戴口罩

2月10日,由于床位问题,刘广明被转到了南方燕岭医院继续治疗。病历表上的诊断结果为“心肺复苏后,缺血缺氧性脑病,多脏器功能损伤”。具体是什么导致刘广明晕倒,至今仍未查明。“医生曾经让我们去做二氯乙烷测定,但是结果血液里没发现有。”拿着厚厚一沓检验资料,刘广清红着眼直叹气。

刘广清介绍,除了送院抢救,厂里一直没有主动跟他联系过。为了查明病因,他找到弟弟的手机,挨个打电话过去,才知道弟弟从事的是喷胶工作,“以前都不知道,就是喷胶水到手机壳上。整个过程连口罩都不戴的。”后来,一位工友告诉他,附近一家工厂曾经发生过类似工作致工人死亡的事件,刘广清突然觉得,弟弟的晕倒很可能与之有关。于是他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不过,由于一直无法查明病因,调查未有进展。

涉事电子厂未回应

昨日,新快报记者联系上刘广明的工友阿德(化名)。他介绍说,当晚刘广明只喝了半杯酒,随后便去洗澡,洗完后他拿起风筒吹头发,突然晕倒在地。阿德说,刘广明在厂里主要负责电子产品喷胶工作。对于被问及会否戴专用手套、口罩等防护时,他坚定地说:“什么也没有!”

为此,记者试图联系涉事的华泰电子厂老板郭某,不过电话拨打了多次均无人接听。

东拼西凑巨款药费却九成机会醒不来

从1月14日昏迷至今,刘广明一直依靠输肠内营养混悬液补充能量。只有起伏的胸膛和身旁的检测仪证明他还活着。

刘广明在家中排行老四,最受父母疼爱,身高1.75米,原本身强体健。事发后,父母从老家赶来,一直陪伴在旁。见到记者,刘母顿时泪流满面,重复说着“我儿子从小就没怎么生过病,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呢?”

母亲每天都会用酒精为儿子擦身,发烧时,她又用冰块为他降温,无微不至。到了晚上,刘广明手脚会有很严重的抽搐现象,极其痛苦,“一看他这样,我的心都碎了。”

两个多月来,家人已经花去了20多万元医疗费。“这些钱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可是医生说他90%的机会不会醒了……”背着父母,刘广清悄悄地跟记者说。

北京星美国际美容门诊

北京无针水光美容多少钱

无针水光美容门诊

北京无针水光美容价格

幻眼美容机构

北京去皱纹美容

祛痣美容机构

相关阅读